1.5亿存款神秘失踪 网友: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

13 8月 by admin

1.5亿存款神秘失踪 网友: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

1.5亿存款神秘失踪 网友: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
双面“特务”设“存款换买酒”迷局  忽悠银企两边骗款1.5亿  网友大喊: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  “1.5亿存款奥秘失踪案”真相大白  惊呆  2014年,泸州老窖在农行存了2亿元钱,但钱到期时,却被银行奉告:账户上没有这笔钱。  设局  “存款换买酒”:袁剑鸣组织张某、陈某假充农行迎新支行职工,上门到泸州老窖协助其开户,并签定”协议存款协议”,以“存款”换“买酒”为钓饵,获取了泸州老窑相关开户所需材料。  当“双面特务”:假充泸州老窖和银行签了合同,而且假造了银行出具的存款证明书、签字和印鉴。  3次这样的操作:袁剑鸣伙同朱某、黄某、陈某、张某等人获取泸州老窖公司资金合计2亿元。  担责  法院判定:关于泸州老窖经过刑事履行程序不能追回的丢失,由农行迎新支行承当40%的补偿职责,中国农业银行长沙红星支行承当20%的补偿职责,其他40%丢失由泸州老窖自行承当。  近来,泸州老窖1.5亿元存款失踪之谜,跟着主犯袁剑鸣的一审判定书的发布,明晰了起来。  其时的1.5亿存款是怎样丢的?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查询判定书发现,被告人袁剑鸣经过泸州老窖和中国农业银行长沙迎新支行的“资源交流”这一协作,别离在泸州老窖、迎新支行的面前扮演“双面特务”,签署虚伪协议、存款证明,把2亿元的存款装在了自己的口袋里。  尽管网友大喊“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但记者发现,泸州老窖在银行“取不出”的存款远不止这1.5亿元。  依据本年4月26日发表的第一季季报,泸州老窖共在三处储蓄5亿元存款触及合同纠纷,已报请公安机关介入,并已对这5亿存款计提了2亿元坏账预备。  在已判定这一案子里,泸州老窖需承当多少钱的职责?8月11日下午,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屡次致电泸州老窖董秘办公室,不过至截稿时暂无回应。  1.5亿存款奇怪失踪?  公司拟提1.5亿存款 银行:账户上没这笔钱  2014年,泸州老窖在农行存了一笔钱,但钱到期时,却被银行奉告:账户上没有这笔钱。  这起被称为“1.5亿元存款奥秘失踪事情”不只令白酒职业惊诧,也震动了整个资本商场。  2014年10月,泸州老窖发布布告说:公司发现,在中国农业银行长沙迎新支行存的1.5亿元存款,取不出来了。详细而言,依据与农行长沙迎新支行的协议,泸州老窖在2013年4月先后4次向公司的账号汇入2亿元。  存款到期后,第一笔5000万的存款和利息都被泸州老窖回收。但剩余的1.5亿元存到期后的第二天,公司财务人员在转款时却被农行迎新支行奉告:公司账户上没有这笔钱,不能准时划转。  彼时,泸州老窖决议迁就此事项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为何要存大笔现金?  掉着迷局:酒企存款 银行买酒  泸州老窖其时为何要存这么大笔的现金存款到银行?追溯到2012年,整个白酒商场销量下滑,酒企想要将库存的酒都卖出去,银行想要拿到大笔存款。在这样的布景下,酒企和银行的“资源交流”应运而生。  简略来说,便是酒企将钱存入银行,而银行则以团购价格拿到酒后,帮酒企卖酒。  而泸州老窖详细的“资源交流,助力营销”计划是:  1、 泸州老窖将5000万元为单位以定时方法存入银行一年,协作银行依照国家规定的一年定时利率上浮10%付息给泸州老窖,泸州老窖与银行签定存款及开销户协议进行约好;  2、协作银行经过该存款,获取存贷差收入,以团购价购买泸州老窖指定产品;银职业能够向客户举荐,主要由客户购买。每5000万元存款对应购酒在600万元以上,先购酒后存款,存款数额以此类推。  钱是怎样不见的?  扮“双面特务” 假存款证明骗走真巨款  2012年10月,袁剑鸣从朱某(已判定)处了解到这一“资源交流”的事务,并认为能够在这1年的定时存款期限内移用这笔钱用于其他。  怎么将这笔存款套现?  袁剑鸣经朱某的举荐,认识了时任农业银行长沙迎新支行行长郑某(已判定)。随后,袁剑鸣运用了一些“电视剧都不敢演”的手法,让泸州老窖认为这笔1.5亿元的存款存在了银行。  2013年4月份,袁剑鸣组织张某、陈某假充农行迎新支行职工,上门到泸州老窖协助其开户,并签定了《协议存款协议》,获取了泸州老窑相关开户印鉴模板及开户材料。  随后,再组织罗某、张某拿着依据上述模板假造的材料,以泸州老窖的名义到迎新支行进行开户。在这中心,罗某、张某所持的泸州老窖材料不完全,不符合开户和网上银行条件。不过,经彼时的行长郑某的协助,经过“特事特办”程序注册账户及网上银行。  为了感谢行长郑某的协助,袁剑鸣向郑某送了200万元现金,以及一辆20多万的雪佛兰轿车。  也便是说,袁剑鸣作为中心方,别离假充银行人员和泸州老窖签定了合同,假充泸州老窖和银行签了合同,而且假造了银行出具的存款证明书、签字和印鉴。  经过了3次这样的操作,袁剑鸣伙同朱某、黄某、陈某、张某等人获取泸州老窖公司资金合计2亿元。  人、钱去了哪里?  主犯将巨款用于私运 “跑路”泰国4年后自首  袁剑鸣和朱某洽谈,在获取泸州老窑的资金后,二人平分运用。不过,依据判定书,到案发时止,扣除案发前偿还的5057.5万元(含利息),仍有14942.5万元未偿还,其间大部分资金均被袁剑鸣掌控和分配。  据袁剑鸣供述,起先其只想移用泸州老窖存款用于放贷及做原油生意。据悉,袁剑鸣在欠款到期前一向想还钱,但在2014年7月,袁剑鸣因私运被海关刑事拘留,28天后被取保,资金呈现严重问题。  东窗事发之前,袁剑鸣偿还了第一笔5000万的存款。2014年4月,协议中第一笔存款到期,被告人袁剑鸣与朱某、黄某一起偿还了第一笔5057.5万元。  2014年6月,第二笔5000万存款行将到期。但袁剑鸣及朱某现已无力偿还了,便从广西出境去到了柬埔寨、泰国。  2018年2月6日,长沙市公安局将逃跑泰国曼谷后向当地警方投案的被告人袁剑鸣押送回国。2019年1月17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袁某的案子进行了公开审理。  怎么区分职责?  不能追回的丢失 酒企也须承当40%  法院一审判定,被告人袁剑鸣犯欺诈罪,犯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兼并履行有期徒刑17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20万元。持续追缴欺诈违法所得人民币1.5亿元发还被害人泸州老窖。其间,责令被告人袁剑鸣退赔违法所得人民币1.17亿元。  另据泸州老窖2019年5月16日布告,公司收到长沙存款案一审《民事判定书》,依据该判定书,关于泸州老窖经过刑事履行程序不能追回的丢失,由农行迎新支行承当40%的补偿职责,中国农业银行长沙红星支行承当20%的补偿职责,其他丢失由泸州老窖自行承当。  而布告中称,到2019年5月16日,14942.5万元仅回收了1797.99万元。依据判定书,袁剑鸣还有7处房产作为可供履行产业计入追缴、退赔数额,还有100件60度国窖1573国韵酒将被发还给泸州老窖。  随后公司对悉数存款打开危险排查,进一步发现公司在中国工商银行南阳中州支行等两处存款存在异常情况,共触及金额35000万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